战争片

  • 愛的心藏在悲憫中

    1我懷孕8個月的時候,她跑到傢裡來大鬧瞭一場。由頭一大堆,本質原因就一個——這幾個月我和老公對她關心太少瞭。我被氣得幾乎背過氣去,都什麼時候瞭,她還挑這

    2020-05-27

  • HI,灝雲,在天國還好嗎

    坐在熟悉的公車上,打開窗,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去什麼地方,或許每個地方都有你曾經出現的記憶,看著手機屏幕,想寫點什麼,才發現,其實什麼都寫不出來瞭。HI,灝雲,在天國還好嗎?我想

    2020-05-27

  • 青澀的年紀,讓我遇見瞭你

    記得那年春天,有一個女子,傾國傾城...第一次看見你時,是在學校畫室裡面,那天你們班舉辦畫展,我中午吃完飯後,沒事就在學校走走,知道高二有一個班舉辦畫展,因為我很喜歡看畫,所以

    2020-05-27

  • 豆蔻年華、半世結局

    馨兒、你是一個小妖精你是命運給我安排的劫,我知道我躲不過去,也無處可躲!-----前言馨兒、他曾經輕輕的這樣喊她,聲音是那樣的溫柔。仿佛心田註入一條暖流!她回頭,給於他一抹微笑

    2020-05-27

  •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

    認識蘇更之前,我先知道瞭他的名字。總覺得他應該是35歲以上,一臉滄桑,而且不茍言笑。其實全然不是這麼回事。美院畢業之後,我被分到雜志社做企劃,蘇更就坐在我對面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愛情的光澤

    結婚七年瞭,最初的激情好像早已消失殆盡,我們兩人如此相近,卻又仿佛各自天涯。每天工作完一回傢,我天天晚上嫁給電視,電腦則是老公的情人,我們的日子過得像一潭死水,而我們就像兩條缺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我相信它們分毫不差

    那一年,我教高中語文,並擔任班主任。我清楚地記得那是高中一年級新學期的第一天,學生們不得不支付500多元。我從傢裡帶來的。每位班主任將在開學第一天首先充當收費員。那天,我坐著教

    2020-05-26

  • 薇丫頭

    朋友的店鋪,開在大學城最繁華的路段上。所以幾乎是每天,都有很多面容新鮮的女孩子,嘰嘰喳喳地湧進來。我喜歡這個叫"薇丫頭"的店鋪,並不是朋友的緣故,更多的,倒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感謝你不曾傷害我

    A華詠生是我的房東,35歲的中年男人,高挑身材,穿風衣很好看。眼睛幽深如同一眼泉,我很少見過有那麼漂亮眼睛的男人。他留下電話給我,說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他。他住1棟,我住2棟,聽

    2020-05-25

  • 豢養的愛情

    深夜,突然接到朋友阿貝的電話,說正辦離婚。我禁不住詫異地問:“怎麼會走到這一步?他不是對你挺好的嗎?”阿貝是我大學的同學,漂亮優雅,畢業第二年就結婚瞭。

    2020-05-25